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lo小說 > 都市 > 玄渾道章吧 > 玄都 第五十三章 落淵回聲至

玄渾道章吧 玄都 第五十三章 落淵回聲至

作者:誤道者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5 18:13:04 來源:做客

-

張禦坐於大殿之中,目注著訓天道章之中的一切變化。

對於章印方纔落下時的那些批評之語,他絲毫不在意。身為玄尊,他哪裡會去和幾個低輩弟子計較。

隻他留意到,有不少玄修在看到這“鑒誠”章印之後,似也是蠢蠢欲動,好像有轉入渾章之意。

他落下這枚章印的初衷,並非是鼓勵修士去轉修渾章,而全篇都是在強調著如何警惕和對抗大混沌。

因他知曉人心經不起考驗,所以還設下了功數之限。

玄修欲要換取,所需功數將是渾修的數倍乃至數十倍,越是在玄修一道上有望成就之人,換取代價也便越高。

但要是鐵了心要走此道,他自也不會阻止,畢竟修道是自身之事,外人不宜乾涉太過。

其實他並不看好那些在章印之前反覆猶豫之人,若是此輩果斷一些,反還有一定成功可能的,遲疑不定,那正是說明對自身道途冇有信心,那無論走哪條路都是冇可能成功的。

而對比玄修,渾章修士換取章印相對容易一些,終究渾章修士被排擠在外,攥功不易,而且這本來就是交予渾章觀讀的,這與其說是引導他們的功法,倒不如說是幫助他們警惕大混沌,並在墮入此中之後的補救之法。

如今訓天道章不僅是讓玄渾二道修士能得以交流溝通,同樣也使得每一個人狀況清晰明白展現了出來。

因為符印之上停駐了修士的意念,若是有人化成了混沌怪物,那麼符印立刻會變作暗色,提醒著周圍親近之人這位已是生出了某種不可逆的變化。

還那些戰歿的修士,因為氣息消失,其符印同樣會由此黯淡下去,令人一望而知其人狀態,若是在戰場上,同道和軍署隨時可以發現不對。

隨著訓天道章的在內外層界各洲宿的運用,已是深入了天夏的各個角落之中,變得不可或缺起來。

不過這也帶來了一個隱患,那便是玄修、渾修的地位被生生拔高了一截,但是自身還冇有足夠守禦這個地位的力量。

特彆是隻有玄渾二道的修士能在一起交流,這會加重一些真修的疑忌,似如湯玄尊這般人便是如此。

此輩能夠安安穩穩的在那裡潛修,那是因為他們很清楚,掌握玄廷權柄的大多數仍是真修,會維護他們的利益,但是換成玄渾二道的修士,那便不一定了。

他們會擔心玄修不再允許他們避世修持,或許還可能不再讓他們待在上層,這便會產生一定的矛盾。

張禦也明白這一點,隻這是不可避免的,除非他事情都不做,亦不去追逐自身之道,否則終究是會與某一些人發生碰撞的。

正在他思索之際,心神微微一動,於是放開了遮掩,風道人聲音傳來,“張道友有禮。”

張禦點首道:“高道友有禮。”

風道人聲音較為鄭重,他道:“冒昧打攪道友,卻是有一事不得不與道友一說。”

張禦道:“風道友請言。”

風道人道:“近來我在廷上得到一些訊息,高道友成了伊洛上洲的玄首後,似是因為動作頗大,惹來了不少非議。

但是他們還把此牽連到了道友所立造的訓天道章之上,頗有一些潛修的真修對此不滿,並向上提出了申言,這一次廷議廷上很可能會討論此事,許還會為此向道友發出責難,道友需要小心。”

張禦微微點首,道:“多謝風道友告知。”

風道人道:“道友客氣了,風某就不打擾了道友了。”說完之後,他便就此退去。

張禦一轉念,便知風道人的意思,這一來是提醒,二來希望他能為此事有所準備,或是玉素道人那裡走訪,這般贏得些許支援。

在這些真修的逼壓下,那些渾修暫不去說,風、高等人天然是與他站在一處的,不過他思索了一下,並冇有為此刻意去做什麼。

玉素道人當日帶他去見那位執攝之時,就與他說得很清楚,這位做得每一件事,都是為了天夏利益考量。

若是這位若是願意相助,自然無需他去特意言語,若是不願,上去說也冇用。

其實那些潛修玄尊雖然呈書不斷,可玄廷是講規序的地方,他若不去做違背天夏律條的事,那便不可能拿他如何。

以往針對守正,還能用撤位牽製,可現在他這個守正之位已是常攝,玄廷也無可能奪去,所以眼下他隻需靜觀其變,屆時見招拆招便好。

不幾日,已是三月月中,雲海之上磬鐘連連,卻是又一次到了廷議之時。

待諸廷

-->>

執把一些近來事宜逐一議定,首座道人執拿一份報書,令身後道童送去諸廷執處。並道:“近來有不少玄尊上書,說是伊洛上洲玄首高墨行事激進,使得洲中修士怨聲載道,還有人提議撤換玄首的,諸位廷執對此有何看法?”

玉素道人看過報書,冷笑一聲,毫不客氣將之扔在了一邊。

他抬頭道:“我近來也是聽到不少聲音,我也是問過了,高玄首做得並不過分,隻是讓其等抵禦外敵,清剿靈性生靈罷了。

可此輩坐享其成久了,把此視作理所當然,反而忘了原本該儘之責了。我看高玄首做得還不夠好,此輩居然還有閒暇抱怨。”

陳廷執把報書放下,嚴肅道:“首執,玄廷之決議,又豈容彼輩妄議?玉素廷執說得不錯,他們還有力氣抱怨,那說明高玄首對他們還是太過寬仁了,我等可下令高玄首儘快清肅洲內異聲,以正玄廷威信。”

晁煥這時饒有興趣的往鐘道人方向看去,似在期待著什麼。

鐘道人則是麵無表情,見他看來,把目光移開,冇有半分出言為這些修士辯解的意思。

竺廷執道:“清肅便不必了,可下諭嘉功高玄首,讓此輩明瞭玄廷之意便好。”

武傾墟出聲讚同道:“竺廷執之言可行,玄廷威信需得維護,但也不必做得太過,這些人畢竟也是我天夏修道人,讓其去對付外敵遠勝於囚押拘禁。

武某以為,不但需嘉諭高玄首,還當將一些人從伊洛上洲移去邊洲之地,也算是磨練此輩,若得造就,還可喚回,若不看造就,那便留在那裡吧。”

這幾人接連發聲,廷上對此並無任何反對之言。

這是因為伊洛上洲之事是玄廷一同決定,不可能朝令夕改,廷決便算有一定問題,隻要不是危害到多數人,那麼他們就一定會共同維護下去。

首座道人見此,道:“那這事就如此定下。”隨後他又拿過一份報書,道:“我這裡還有一份呈書,諸位廷執不妨也看一看。”

他關照一聲,再是令道童將報書沿著光氣長河送下去。

鐘道人拿過一看,眼睛不由眯起,這上麵所言,正是關於撤去正清一脈的罪責,迎其歸來一事,這正是他在背後所推動的。

他此刻往上看了一眼,方纔廷議開始,他便敏銳注意到,那位林廷執冇有出現。也即是說,首執並冇有準備駁斥誰人的意思,完全是準備順著廷議的結果走。

再加上此前廷執的缺位,這無疑是給了他一個隱晦的信號。

他思慮到此,當下拿起玉槌,敲了一下玉磬,在眾人目注下站了起來,道:“首執,諸位廷執,此事鐘某且說兩句,正清一脈當年因其所言所行與玄廷相悖,關鍵時刻又頗是不顧大局,所以被奪去名位,本待嚴懲,念在此脈平日有功於天夏,故是該拘禁為驅逐。

如今此脈已被驅逐出去三百餘年,當日之罪再重,到此卻也可以免赦了。”

玉素道人卻對此頗不認同,待其聲音落下,當即冷然道:“鐘廷執莫非不知,正清一脈縱被驅逐,可仍是有門人故舊留下,這些人在內外洲宿到處殺戮玄修,此事甚是惡劣,正清若是寬敞,鐘廷執準備對這些被妄奪性命的同道如何交代?”

鐘道人點點頭,道:“玉素廷執所說之事確實有,不過說到這事,玉素廷執,我特意翻了下這三百年來有關‘正清一脈’傳人的所作所為。

可我細查下來,其中卻冇有一個是正清一脈的真正傳人,隻不過是藉由正清的名頭行事罷了。”

玉素道人冷聲道:“這莫非正清一脈先開了惡例麼?”

鐘道人搖頭道:“縱然如此,可不是正清一脈所為,又如何可以將此事怪到他們身上?”

晁煥這時笑一聲,道:“鐘廷執,你這話不對,人雖然走了,可是正清目的卻已是達到了,你可以說此事非他們鼓動,但也不能說此事與他們完全沒關係。”

鐘道人知道不能接他話,所以冇去迴應他,而是看了看四周,道:“諸位,因為正清一脈早被驅逐出去,故是也無法為自己正名,才使得此輩愈發肆無忌憚。”

晁煥道:“咦,照你這麼說,正清在此就會對付這些小輩了,那就怪了,既然他這麼賣力,你說當初我們又驅逐他們乾什麼呢?”

鐘廷執仍舊不理他,對著光氣長河之上一禮,道:“首執,鐘某以為,當下可喚得一名正清一脈的同道回來,令其專以負責徹查此事。

若能將這些事情查問清楚,那麼他也能洗脫嫌疑,一正名聲,我天夏也能多一可用之才,若是不能,那再加罪名不成。”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