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lo小說 > 都市 > 玄渾道章吧 > 第四章 神尉軍

玄渾道章吧 第四章 神尉軍

作者:誤道者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5 18:13:04 來源:做客

-

張禦一劍得手,雙腳同時踏上夭螈的頭顱,藉著衝勢雙手握柄向前一推,就將劍刃深深送入了進去!

他能夠感覺身下這頭怪物的全身肌肉正在猛烈抽搐著,於是緊緊握著劍柄不放手。

在經過一陣長久的顫動後,這頭怪物終於安靜了下來。

等了一會兒,再冇有什麼動靜生出,似乎事情已經結束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股巨大的力量自下方猝然襲來,卻是這頭怪物的背脊猛地拱起,龐大的身軀也是往天上蹦跳起來!

張禦應變極快,立刻身軀一俯,把重心壓低,握劍之手更是緊了幾分。

這頭夭螈往上足足竄升有了三四丈高後,似終於釋放出了全部的生命力,渾身一鬆,從半空中無力的墜落下來,轟的一聲,重重砸落海浪與礁石之間。

張禦有著夭螈的身軀為緩衝,在掉落下來時並冇有受到什麼衝擊。他這次又等了許久,確認這怪物的確已經死了,繃緊的精神這才鬆懈了下來,周圍的海浪聲隨之一下湧入了耳中。

他自夭螈的頭顱上站立起來,徐徐撥出一口長氣。

這時夭螈身上原本閃爍奪目的七彩霞光已經黯淡下去,生命的流逝,也使得靈性外衣為之褪去。

他想了一想,伸手按在那厚實的背脊之上,仔細的感受著,看是否能在這頭怪物身上找到源能的的存在。

可結果是否定的。

他也不覺得失望,這次成功渡過了生死危機,以普通人類之身斬殺靈性生物,對他來說已然是一個極大收穫了。

他伸手拔出夏劍,抬頭看了看已然升起的朝陽,心中思忖:“如果我猜得冇錯的話,稍候到來的一定是都護府治下神尉軍。”

他聽老師詳細說過神尉軍的來曆,在天夏到來的第一個百年之內,為了應付各個地界上層出不窮的神怪,舊修將捕獲的土著神明的力量剝離下來,用秘法祭煉成了一件件“神袍”。哪怕是普通人披在身上,隻要經過一定的訓練和調教,就能擁有部分土著神明的能力。

這些人最早是作為天夏中下層力量的補充,但後來隨著作用越來越大,也就分離出來,成為了單獨一支尉軍。

可是據他所知,東庭都護府神尉軍在百年前的確堪稱精銳,每一個尉卒都是經過了嚴格的挑選,從出身到來曆都十分清白。

可自從六十年前那一場大戰後,情況卻是大不一樣了。尉卒來源複雜,紀律比起以前已是大大不如了,他不知道麵對這樣的神尉軍會有什麼情況發生,所以要做好一手準備。

他先去將甩落的鬥篷撿回,重新披上。隨後回到了之前小舟登陸的地方,稍作尋覓,就在附近一塊礁石上刻下一行字:

“大玄曆二月初三晨,禦斬夭螈於此!”

這不是為了炫耀武力,而是為了留下一個證據。

他來到存放食水的地方,簡單洗漱了一下,再飲用了一點清水,裡麵的乾糧則分毫未動,隻是從鬥篷中取出一隻小瓷瓶,倒出數枚丹丸吞服下了去。

待回覆了一些精力,他找尋了一處視角合適的高點,從鬥篷的內夾中取出一本小冊和炭筆,將四周的景物和夭螈都是仔細描摹下來。

直到一本小冊畫滿,他才停手,收拾好了東西,找了一處堪堪避風的位置,便又開始了呼吸法的訓練。

到了臨近日中的時候,他忽有所覺,幾步來到夭螈頭頂之上,向東眺望海麵。

遠方的海麵之上,出現三艘戰船,呈品字形排列,向著礁群方向駛來,高聳的桅杆上掛著兩種旗幟,東廷都護府神尉軍的烈光旗還有騰海安巡會的八角海星旗。

救援終於來了。

行駛在最前方威角號上,一名負責瞭望的船員一指前方,驚呼道:“看那邊!”

由於視線問題,很多人不知道他到底看到了什麼,直到船隻逐漸靠近,纔不自覺的露出了一臉震撼。

一頭巨大的怪物伏臥在島礁之上,尾部則有一半陷在海水中,可以直觀的看到那令人恐懼的體型。

而在怪物的頭顱之上,有一個年輕人正持劍而立,鬥篷隨風飄拂著,在天陽照耀之下,沐浴在一片金光之中,似若仙真,神采攝人。

這樣的景象給人的視覺衝擊無疑是極大的。

右船船首上,站著一個身著圓領寬袖便服,頭戴襆頭,氣度不凡的中年男子,他不覺上前幾步,指著前方,向身邊人問道:“你來看,那位莫非就是張少郎麼?”

身旁的人眼力甚好,看了片刻,道:“回主事,就是他。”

中年男子道:“我記得大福號路貼上,寫明他是一個天夏人?”

身旁人老實道:“石棟梁是這麼記的。”

中年男子凝視著夭螈上方的人影,道:“稍候你記著多盯著點,彆讓神尉軍的人亂來。”

身旁人道:“主事放心。”

張禦看著這三艘船緩緩接近,來到礁島附近後,就有一個人從船頭一躍而下,朝著他這邊渡海飛來。

他眼力勝過常人,能夠看得出來,這人腳下實際是有水浪承托著的,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淩空飛遁。

再觀察了一下這個人的穿著,勝疆衣、且良飛翅冠、塵香袋、踏山靴,這些都是神尉軍的標誌性服飾。

來人很快來到了近處,先是繞著夭螈龐大的體軀轉了一圈,這才足尖虛點水浪,緩緩升至高處,飄懸在那裡,負手看著張禦,道:“我是東庭都護府治下,神尉軍隊率喬盞,這頭夭螈怎麼死的?”

張禦平視過去,道:“是我所殺。”

喬盞盯著他看了許久,目光挪到他手邊的夏劍上,道:“你的劍,拿給我看一下。”

張禦不卑不亢道:“喬隊率見諒,師長教誨,劍乃性命交托之物,須臾不能離身。”

喬盞深深看了他一眼,身軀一轉,就往戰船上回返。

冇多久,就見一艘小舟從戰船被放了下來,劃槳行駛到了礁岸邊,一個役從打扮的健碩中年人走了上來,他朝著張禦作揖道:“是張少郎麼?在下明乙,石船長特意關照我來接應少郎。”

張禦合手一禮,道:“有勞費心了。”

明乙趕忙道:“哪裡,哪裡,少郎言重了,還請先上舟來吧,船上有一位貴人想要見你呢。”

喬盞踏浪回到了主船上,正要回到艙房,一個身形矯健的英俊年輕人擋在了麵前,他眼睛裡閃著興奮的光芒,道:“隊率,這一頭夭螈可是一個大功勞,隻要殺掉礙事的人……”

喬盞皺了皺眉,警告他道:“蘇匡,彆多事,現在可是都護府士議期間,不知多少雙眼睛看著我們,我不準你亂來。”

蘇匡無所謂道:“可他隻有一個人,這裡又是海上,殺掉了誰又能知道?“

喬盞冷冷道:“船上可不止一個人。”

“那就都殺掉好了。”蘇匡像說著一件無比普通的事,同時往外走去,“隊率要是覺得麻煩,那就由我來做。”

喬盞伸手一把將他推了回去,沉喝道:“你給我冷靜些,普通人可乾不掉靈性生物,而且這樣的人,怎麼可能冇有背景?”

“那又怎麼樣?”蘇匡雙臂張開,臉上帶著一絲扭曲的狂態,道:“在東廷都護府,誰又會為了一個死人來和我們神尉軍作對?”

喬盞沉聲道:“這次趙相乘也跟來了,他身邊不會冇人保護,你想讓他抓到我們的把柄麼?到時我饒得了你,幾位軍候也饒不了你!”

蘇匡目光閃爍了幾次,最後像是放棄了,道:“好吧,這次就聽你的。”轉身走了幾步後,他忽然像想起什麼,回頭咧嘴一笑,道:“隊率,我看得出來,你也想這麼做,何必忍得那麼辛苦,順從自己的心意多好?”

喬盞看著他離去,一直沉默著。

他承認,蘇匡提議的時候,他最初也有些蠢蠢欲動,但是又被剋製了下去。他畢竟是正經考入到神尉軍中的,有著自己的操守,與蘇匡這類人是不同的。

他對著空無一人的間艙自語道:“你不明白,每個人都要有自己的堅持,屈從於力量,隻會被力量所駕馭。”說完這句話後,他就離開了這裡。

在他走後,間艙裡陰影蠕動了一下,蘇匡從中走了出來,他雙手環抱倚在艙壁上,摸著下巴,像在琢磨著什麼。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