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lo小說 > 都市 > 玄渾道章吧 > 第兩百一十九章 泊舟

玄渾道章吧 第兩百一十九章 泊舟

作者:誤道者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5 18:13:04 來源:做客

-

蘇芊在與玄府一眾人等談過話,就又轉去與都府的諸官吏會麵。

在她離開之後,項淳對張禦道:“玄首,此次到來之人,冇有一個算得上是真正的玄修,而且那蘇校尉也是語焉不詳,這裡麵是不是……”

張禦道:“隻要是天夏人,不必太過區分來者是玄修還是尋常人,況且本土望見烽火台後,也是來救援我們了,不是麼?”

項淳道:“我隻是有些擔憂。”

張禦看了看他,道:“我知道項師兄在擔憂什麼,不過例來大勢變動,絕非個人之意願可以違逆,除非能以一人之力改天換地,所幸我輩修士,也並不是無此上進之路,隻要道心不移,餘者紛擾,又有何懼?”

項淳點了點,感慨道:“玄首說的是,是我心胸狹隘了。”

張禦看了一眼在上方盤旋,似在守禦這一方疆域的玄龍,道:“回去吧,準備一下,看有多少人要離開東廷,一同返回本土的。”

而另一邊,蘇芊在麵對都府之人的時候,顯然就冇有對待玄府諸人那麼熱情了,她本人隻是在露了一麵,禮貌交代了一些話後,具體的事情就交由自己的副手去與治署接觸了。

都護府本還準備給她安置一個住所,不過被她婉言謝絕了。

這倒不是她看不上,而是天夏軍中有定規,凡是軍中將領,不得命令,不得在任何地方治所內留宿。

她要是不嚴格執行,那麼隨營監軍有權立刻將她拿下,並令副尉接替整個光燁營的指揮。

所以她與都護眾人彆過之後,眉心之中光芒一閃,一身優美的銀色甲冑就又重新覆蓋到了身上,她足下隻是一點,飛昇上天,就又重新回到了屬於自己的那艘銀光飛舟之上。

待雙足站在了踏台之上,飛舟上有一道門戶螺旋狀移開,她便走了進去。

到了裡麵之後,霎時有陣陣氣霧飄起,將她整個裹住,片刻之後,她身上外甲如溶解般分開,又一次回到了眉心之中。

再是過有一會兒,那氣霧方纔散去。

這是為了隔絕各種微小生靈和不屬於自身的氣光聲色,也並非單純隻是為了清理,而是天夏諸軍在長期與外敵交戰後所總結出來的必要步驟。

她沿著長長的艙道往前走去,飛舟之中有不少軍卒和隨從,見她回來,立刻靠壁站立,紛紛恭敬行禮。

她目不斜視,一直來到了位於舟首部位屬於自己的營艙之內。

這裡佈置十分簡單,除了必要的休眠和坐臥部分之外,隻是邊門上掛了幾個護符和一個墜著長穗的赤色蟬翼結。

她可不像那些軍將世家出身的人,非要把自己的營艙佈置的舒適愜意,華麗美觀,隻要簡單實用就夠了。

她走到艙室中間一個光柱之下,伸手按在了高立案台處一枚弧線優美的白玉之上,頃刻間,就有許多畫麵映入了她的腦海中。

她現在看的東西,是六十年前東廷都護府最後一次送遞來的文卷和名冊,裡麵大部分都是關於都護府上層人士的記載,不過涉及到玄府,卻是隻有最為簡單的名姓和職位,具體資訊一概無有。

這是因為玄府是歸於玄廷統屬,屬於禮製上的最高位,但凡玄修的文冊,都不是軍府或者政署可以隨意調用查閱的。

除非是涉及到嚴重的叛謀之事,不過這也需要事先報於玄庭知曉,得允準之後,才能調看。

此前往東廷來的時候她就看過了這些文冊,不過也隻注意了一下玄首,其他人隻有一個名字,也冇有形貌,她也懶得去記。

隻是她這時翻閱了一下,卻發現這裡麵冇有張禦這位代玄首的名字,說明這位是在這六十年中成長起來的。

她想了想,喚了一聲:“阿沫。”

“我在。”

一個清脆而平和的女聲出現在了她身旁,隨之一同出來的,是一道如由星屑聚合的人影。

這是她的觀察者,負責在戰鬥之時觀察她自身無法注意到的人或事物,甚至是敵人的破綻。

蘇芊問道:“阿沫,你能看出那位張玄首力量層次麼?”

阿沫清脆的聲音在艙內迴響著,道:“那位玄首的氣息較為深邃,收斂的很好,難以觀察到什麼,初步推斷,應該是一位中位修士。”

蘇芊點點頭,絲毫不覺意外。

東廷都護府是百年前層級較高的大都護府,巔峰時期中位玄修的數目曾達到二十名,甚至還有過高位修士的蹤跡。

能統禦這樣的玄府,那麼玄首至少也是一位中位修士。

她又問道:“其他人呢?”

“冇有了。”

“嗯?”蘇芊有些意外,“什麼?”

阿沫語聲平和道:“除了這一位張玄首,冇有一個人達到中位修士的層次。”

蘇芊先是訝然,隨即沉默了下去,她能想到這是為什麼。

“校尉。”

隨從的聲音在艙門外響起。

蘇芊問道:“什麼事?”

“校尉,方纔副尉拿到了都護府遞送過來的卷宗,裡麵有這六十年裡發生的大事,我們稍加整理了一下,請校尉過目。”

蘇芊道:“拿進來。”

艙門打開,一個女隨從抱著一遝文冊走了進來,不過其人對於站在一旁的“阿沫”卻似並無察覺,在把文冊放下後,她恭敬一禮,就退了出去。

蘇芊把卷宗打開看了起來,這裡麵記錄了東廷都護府這六十年來主要事機,大致翻了下來,她對東廷的情形已是大致有了一個瞭解。她歎道:“這東廷都府,能堅持下來還真是不易。”

不過她也留意到,卷冊最後一段是新加上去的,主要記錄的,就是代玄首張禦所做的事。

在東廷都護府苦苦堅持了六十年後,還是遭遇到了幾儘麵崩塌的局麵,而最後完全可以說是張禦以一人之力硬生生給翻過來的。

說他一人挽救了所有民眾也不為過。

蘇芊出神片刻,她合起卷冊,站了起來,把手一揮,麵前的艙壁似如化開一般消去,下方的瑞光城、遠處地陸山川,以及遼闊的海麵一下呈現於眼前。

隨後她又望到安山方向,可以看到,在那之後是無邊無際的地陸,迄今為止還是被濁潮籠罩著,似是披著一層神秘的迷霧。

她看了卷冊上的描述,心中對那裡充滿了好奇,很想去那裡一探究竟。

可即便是光燁營,在冇有指引的前提下也無法深入濁潮,而且軍令也不容許她如此做,所以她隻能遺憾放棄了。

此刻瑞光內城台地的望夏台前,一個戴著眼鏡的嬌俏少女站這裡,她的頭髮隻是在後麵隨意一束,手臂上抱擱著一塊光潔玉板,她時不時在上麪點點劃劃,隨後拿紙上來一按,就形成了文字,再分發下去。

她的身邊,還站著不少治署的事務官吏幾名泰陽學宮的師教。

柳光此時也在其中,他看了看少女手中的玉板,認出這種東西當是名為“拓玉”,本來應該隻有玄府的玄修能使,冇想到現在軍中也用上了。

少女在諸人陪同之下在望夏台內部走了一圈後,出來對眾人道:“這座烽火台已經是百年前的老物了,需要再重新加固和修繕一下,哦,不必用貴方的財貨,我們帶來了不少物資,用多了也沒關係,嗯,都是可以回頭補報的。”

一名事務官吏聽到這句話,試著問了一下,才知道失落在外的都護府要是守土用功,不但不用不補稅,天夏本土還回給予一些補免,不過並非是金錢形式,而是幫忙替換各種落後的生產用物,而停泊港口、礦場、工坊之類的東西也一樣是包含在內的。

少女看著烽火台,拿筆支了支自己的下巴,道:“對了,這裡還需另行建立一個‘望儀’。”

柳光開口問道:“什麼是‘望儀’?”

少女道:“一下解釋不太清楚,大致可以看作是在濁潮之內傳訊的橋梁。比如青陽洲從看到東廷烽火,再到我們來到這裡,用了整整六十六天,這是因為濁潮影響,我們不得不反覆調整方向,可要情勢危急,那肯定是來不及的,但是有了‘望儀’的話,那最快的飛舟,來這裡或許隻需要幾天時間。”

柳光點頭道:“那是要建一個。”

少女抬手一遮頂上的光芒,看了看遠處的乞格裡斯峰,“不過以整座高峰為烽火台還真有意思,應該是當年郭大師的手筆了。”

說到這裡,她又似記起什麼,道:“唔,還有,我們要建立一個天舟泊台,用於停泊我們所有的飛舟,”她纖指向前一指,“我看那裡就不錯。”

眾人望了過去,見那是安山方向,那事務官吏猶豫了一下,道:“那是安山,在那裡有不少土著,還有不少異神。”

少女道:“沒關係,我可以遞申書,讓光燁營幫忙清理一下。”

“光燁營很厲害麼?”一個童聲忽然傳出來。

少女低頭一看,見識一個十歲不到的小童,不自覺托了托眼鏡,小孩子?

她奇怪道:“怎麼會有小孩子在這裡啊?”

小童身邊隨行之人不悅道:“無禮,這是大都督。”

“大都督?”

少女嚇了一跳,大都督從階位上來說,可是比蘇芊還高一級,她手忙腳亂的放下東西,萬福一禮,道:“秋苒見過大都督。”

楊玨道:“不必多禮。”他看著那些懸浮在天空之中的飛舟,眼中露出好奇之色,指著道:“那裡,我可以上去看一看麼?”

秋苒遺憾道:“恐怕不能。”

在看到楊玨露出失望之色後,她又狡黠一笑,道:“不過大都督若是以都府的名義慰撫光燁營的將士,那就另當彆論咯,他們總不會攔著你上去,對吧?”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