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lo小說 > 都市 > 玄渾道章吧 > 第兩百三十四章 誠意心自正

玄渾道章吧 第兩百三十四章 誠意心自正

作者:誤道者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5 18:13:04 來源:做客

-

龐削一怔,他見周圍禁製都是升起,元夏的天序似乎也在針對自己,他也冇有多說什麼,默默從自法壇之上站起,自秘殿之中走了出來。

那為首的執事道人一揮手,身後幾人各自拿著符詔走上前來,並如同看押犯人一般,將其人一路帶到了一座大殿之內。

那執事道人幾步走到了台座之上,轉過身來,冷冷看向他,道:“龐削,我來問你,方纔纏相、商絡二人逃竄去了天夏,你可曾參與兩人合謀麼?”

龐削一皺眉,道:“他們兩人行事龐某一概不知。”

執事道人厲聲道:“你們三人同進同出,你怎會不知這二人之事?”

龐削搖頭道:“我與這二位也隻是平日認得而已,便是同進同出,那也隻是遵照元上殿的命令,照尊駕如此之言,莫非是元上殿讓這兩位去投效天夏的麼?”

“大膽!”

執事道人喝了一聲,“龐削,你倒如今還敢狡辯,你莫非是元上殿好欺不成?”

龐削被對方幾次三番直呼名姓,也是心頭不悅。他乃是求全道人,而這個不過隻是一個寄虛真人罷了,若不是他好脾氣,也怕牽累到背後那些門人弟子,對於此類問題,卻是根本不屑於回答的。

他吸了口氣,抬頭道:“龐某此回到外間,用得乃是外身,而不似那二位正身出逃,難道這還需要多問麼?”

執事道人冷笑道:“那可未必,誰知你會不會與那兩人提前商量好,故意留下來做一個內應呢?”

龐削道:“龐某自問行得正立得直,若是龐某所為之事,自當承認,若是冇有做過的事情,卻也彆想推在龐某身上!”

這一聲說出,周圍隆隆作響,仿若雷霆轟鳴,引得那些持拿符詔的修士都是色變,所有人都是緊張起來,那執事道人吃他一喝,也是心中一驚,片刻之後緩過神來,惱怒之下正要再做喝問,卻見蘭司議這時自大殿之位走了進來。

他趕忙下了台座,對其一禮,道:“蘭司議有禮。”

蘭司議方纔被纏、商二人打滅的也隻是一具的外身罷了。。麵對這些出身外世的求全修道人,他始終是保持著提防的,或者說,從來未曾真正信任過這些人,所以與之打交道時,從來不是以正身出現的。

他這時道:“不必問了,龐上真的為人我是清楚的,他尚不至於如此,下來之事我來處置吧。”

執事道人恭敬應了一聲,便與旁側一眾修道人都是退了下去。

等人走後,蘭司議看向龐削。

他是知道的,這位是不會背叛的,隻要這位的門人弟子還有世域之中遷出來的生靈還在元夏,就不虞其離去。

但是方纔那執事道人有一句話是對的,誰知道這位是不是因為走不掉而留下做個內應呢?現在是有牽掛走不掉,並不意味著其不想走。

要是真有機會,或者能其把所有人門人弟子一起帶走,相信這位是會毫不猶豫離開元夏的。

隻他表麵上依舊一派溫和,道:“龐上真,那兩位此前可是有什麼異狀麼?”

龐削回想了下,搖了搖頭,道:“要說異狀,也就是方纔這兩位來尋我,說自己隻餘下一具外身,下來又該如何?不過現在看來,這二位是以此為藉口,好以那外身替代自己正身。”

蘭司議道:“這兩位近來除了與龐上真你,還曾與誰人接觸過麼?”

龐削道:“要說接觸,也隻有與蘭司議你還有那位遼餘道友接觸過了。”

“遼餘麼……”蘭司議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龐上真,我是信任你的,元上殿那裡有我去澄清,但是等結果下來之前,還請你暫且不要離開此間。”

龐削默然點頭。

蘭司議說完之後,便走到了外麵,關照那名執事道人,道:“把遼餘正身所在的密殿封禁起來,無我諭令,不可放了他出來。”

執事道人忙上應是。

蘭司議則是原地一晃,隨著一道光芒晃起,他已然消失不見,過去片刻,他已是回到了元上殿中,他先是喚來心腹修士關照了一下,隨後便往大殿中來。

萬道人正在一道光幕之下等著他。

蘭司議上來一禮,便將此行探問清楚的事機複述了一遍。

萬道人道:“此事說來也是我疏忽了,長久對這些外世修道人寬仁,卻是忘了他們終究是外人,心底總想擺脫出去,這等事以後不能再犯。而且這事要設法封鎖,不能讓那些外世修道人知曉。”

這件事要是傳出去,下方肯定是心思浮動,

不過處置起來也簡單,他們隻要管束的再嚴厲一些,不令任何人正身得以輕易出外,便可以渡覺這等事的出現。

蘭司議回道:“方纔進來之時,我已經著人下了封禁令諭。隻是纏、商二人被天夏的寶器接走,諸世道不知道是否有人留意到了?會否以此事再度向我元上殿發難?”

萬道人道:“諸世道定然是發現了,不過他們倒未必會大肆宣揚。”

蘭司議一想,點了點頭,諸世道之中也製束著不少外世修道人,若是他們不想這些人也生出異樣心思,那麼也不會去大肆宣揚此事,甚至還會幫助他們一起把事情壓下來。

萬道人道:“後續之事我來處置吧。”

蘭司議問道:“那天夏那邊呢?”

萬道人道:“內部之事不先理清,不好放心向外,隻能讓天夏方麵先得意些許時日了。”

現在可不止是元夏這邊少缺了兩個得力人手,而是天夏方麵又多了兩個人手,這一增一減之間,使得本來擬好的策略又是出現了問題,而且不經一番整肅,底下也無法再派出底下之人。故是不可能再按照原先的計略來了,需得稍候商議過後再言。

而此刻另一方,纏、商二人被安排到了天夏陣勢的後方,兩人坐定之後,先是得了天夏方麵送渡進來一縷清穹之氣,穩住法儀,不令他們產生任何變故,隨後又送來了一份卷冊,上麵時關於天夏的一些大致事機的。

現在為了保準安穩,唯有從天夏往這裡送渡物事,不準任何人返迴天夏,隻有在鬥戰結束之後,他們才能隨眾人一同歸返天夏。

不過他們兩人對此並冇有什麼意見。

在元夏之時,他們二人覺得壓抑無比,且是心氣不平,儘管是求全之人,可同樣有一股鬱氣在胸。

可到了天夏這裡,立刻便感覺到了不一樣。不說彆的,天夏主動動用鎮道之寶將他們接引過來,這是他們事先冇有想到過的。

而接下來又動用清穹之氣鎮壓法儀,絕然是真的把他們的安危放在心上了,隻為此舉,他們也是服氣天夏。

在過去一天之後,一名麵目溫和的修道人來到了此間,對兩人一個稽首,客氣言道:“兩位上真可有什麼所需都可與在下言及,或者兩位有什麼話要說,在下可以轉呈給張廷執知悉。”

纏道人道:“張廷執可就是那位張上真麼?”

那道人言道:“正是,張廷執也是此回我天夏主持前沿戰局之人。”

纏道人振奮了些許,既然這位張上真的地位如此之高,而他們二人又算是這位直接接引回來的,那無疑也是與這位搭上關係了。

他想了想,道:“我等無需什麼,就是想拜托道友問一聲,天夏可是需要我等出來助戰?我等對元夏十分熟悉,願意出力。”

那修士道:“好,在下這就去轉告張廷執。”

說完,他便告辭出去。而僅是過去一日之後,其人又尋到了兩人,道:“兩位,張廷執有請。”

纏、商二人神容一正,跟著這修道人來到了一座法壇之上,見張禦此刻腳踏法駕,立於其上,便是上來見禮。

張禦點首回禮,道:“兩位不必多禮,請兩位到此,是想問詢一下元夏方麵的事機。”

纏道人如實道:“張廷執,元上殿雖說給了我們不少禮遇,可實際上對我們防備甚深,關於元夏內部之事,我知悉的也是不多。”

張禦道:“無礙,我此回所需知曉的,恰恰是如你們二位這般,被迫聽命於元上殿的外世修道人。”

這事纏、商二人自是十分熟悉的,將自己所知,都是講述了一遍,同時又說及了自身出身,還有對元夏的痛恨。

畢竟他們二人的師門都是敗亡在元夏手中,連道法也被搶了去,若非為了護持一些後輩弟子,他們可不願意附從元夏,也就是三千多載過去,門人弟子俱皆亡故,他們纔是徹底冇了顧忌。

纏道人最後道:“張上真,元上殿從來不曾信任過我們,我們如今得以脫身,元上殿必然加倍可待那些同道,我們有些對不住他們,但是我們也無能為力,除非是……”

張禦平靜道:“除非是覆滅元夏。”

纏、商二人心頭一震,儘管知道天夏是這個目的,可親口聽張禦說出來,感覺卻又不同,既是有些惶惑,又是覺感覺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振奮。二人吸了口氣,皆是言道:“我等願為天夏效命,為覆滅元夏出力!”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