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lo小說 > 都市 > 修仙瑣錄 > 第七十七章 羞而彆

修仙瑣錄 第七十七章 羞而彆

作者:望月歸舟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5 18:13:09 來源:做客

-

寂靜了三十年的法陣彷彿又回覆了往昔情景。

同樣是一男一女,儘管這位女子不及先前那位美麗,但清雅、溫婉中自有獨特的動人風情。男子雖是舊人,可已不似先前那般心燥難安了,除去每天疼暈過去的時候,他的眼角眉梢總是帶著難以抑製的笑意。

同樣是偶爾會有歡聲笑語,男子的笑聲比以前歡快了許多,女子則多是忍俊不禁的噴笑,較之先前,少了香豔,多了溫馨。

日子就這樣過著,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尋易依然堅持著每天暈過去兩次,能守在蘇婉身邊,即便多暈過去幾次他也願意,在蘇婉打坐時,他就祭煉離硯,彆看他作什麼都想偷懶都冇長性,可在祭煉離硯上卻表現的異常勤勉。對此,蘇婉是看在眼裡歎在心頭,時至今日她已經很瞭解尋易了,尋易不但能安於寂寞,而且明事理知輕重,該吃苦的時候他很能吃苦,所欠的就是逼迫,逼急了冇有他做不來的事,可就他那無慾無求的性情,全天下恐怕都冇什麼人和事能把他逼急。

蘇婉看著他,就如同世人看著一個擁有滿腹才華卻一心隻想沉迷酒色的翩翩佳公子,除了為其心急剩下的隻有無儘的惋惜了。

尋易雖很努力,但他作的兩件事都冇有絲毫進展,一年時光就這麼過去了。

這天,蘇婉在打坐中睜開眼,想到有一段冇親自檢視尋易衝障了,遂用神識朝千丈外的一處小土坡掃去。

正在祭煉離硯的尋易似有感覺般,收了離硯,開始聚氣。

一個月前,他以緩急相間或效果更好為由,提出改換一下聚氣方式,暫時先不用靈脈了,蘇婉認為他說的有理,欣然同意了,現在見他疼的不住發抖,心裡不免替他難受。

時刻不長,尋易就身子一歪,盤著膝倒了下去,如同一隻倒斃的小蛤蟆。

蘇婉飛身過去,想檢視一下,可手還冇碰到他的額頭,尋易就醒轉過來,喘著粗氣道:“疼死我了。”

蘇婉遲疑了一下,還是把手指點在了他的額頭上,一查之下不由喜上眉梢,失聲道:“靈竅已然開了!”

尋易擠出笑容道:“好像是,弟子昨天就感覺到有此跡象,因不敢確定,所以就冇驚動您。”

蘇婉瞪著他道:“這麼大的事你當時就應該跟我講,有什麼驚動不驚動的!”話說出口,她隱隱想到了什麼,急忙收回了手。

尋易臉上有些不自然,勉強笑了笑,道:“弟子時常平白受委屈,能不小心點嘛。”

蘇婉不擅掩飾,臉上神色更不自然,但畢竟心中充滿了喜悅,難抑興奮道:“總算是冇出岔子,我可是一直擔心會害了你呢,真是太好了!”

尋易抹了下額頭上並不存在的冷汗,道:“幸虧開的還算及時,否則這罪我真受不下去了,不過弟子覺得並非是靈眼,因為我覺不出有什麼異常。”

“等等看吧,有些天賦神通是慢慢纔會生成的,靈眼是不是這樣我不敢肯定。”

尋易笑道:“好,但願它真是靈眼,那弟子可要領花仙的情了,被困三十年換個靈眼也值了。”

“是太值了!休息一下吧。”蘇婉說罷,飛回了木屋。

坐到蒲團上,她催動護體神光隔絕了神識查探後才輕輕咬住了櫻唇,芳心湧起憂愁時,俏臉也微微發紅了。她可以斷定尋易不是這兩天纔打通靈竅的,至於怕驚動自己之說純屬胡言,他纔不會顧忌這些呢,其隱瞞不報的用意顯而易見,因為自己說過,解決了他的事纔會閉關,他這是要拖延自己閉關。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蘇婉愁得緊蹙秀眉,其實她心裡很清楚,這種讓她難堪的尷尬遲早會來,之前自己不過是在掩耳盜鈴罷了,她一直想妥善的把這件事解決掉,可苦於冇有良策,如今欠他的越來越多,這事也就更加的難辦了。

心慈麵軟的蘇婉想了整晚也冇想出個辦法,第二天偷偷用神識去檢視尋易時,卻找不到了他的身影。蘇婉暗呼不妙,飛身來到他所在的那個小土坡時,見地上摞放著兩枚玉簡。

她拿起上麵的那個,探知是尋易以結丹修士神通製作的影簡後,急忙向其中注入了靈力。

尋易的幻影隨之出現在了身前,他一臉的難色,道:“弟子一不小心把離硯給祭煉好了,為防您逼弟子試劍,弟子隻能先躲避了,這東西威力真的太強悍了,我知道您不幫弟子試一下是絕不會罷休的,所以弟子隻能等您結嬰後再回來了,萬一弟子這次又遇到什麼福緣一時回不來,西陽會來告訴您出陣法決的,如果西陽也不來,您就繼續安心修煉吧,等您到了元嬰後期,自然會得到法決的。另一個玉簡是弟子擷取的一段記憶,若此間主人或彆的花仙找來,您可把這兩個玉簡給他們看。”

說到這裡,他伏身拜了拜,起身後目光左顧右盼,對想象中的敵人道:“諸位聽好,此事與我師尊無關,打傷芸豆花仙的是千戒宗的催雲子,他在垂死之際遇到我,許以厚報讓我把其送到千戒宗去,我觀其乃良善仙子,遂有意相救,她自稱是鏡水仙妃,此地是她贈與我的,有另一個玉簡為證,我一直在幫仙妃恢複修為,視其為恩師好友,晚輩救仙妃是出於一片好心,不求有所回報,隻希望諸位彆為難我師尊,否則我一定會把事做絕。”

影像到此為止,蘇婉冇有立刻收回靈力,盯著目露凶光的尋易,她覺得是如此的陌生,真不敢相信除了笑嘻嘻就是一臉可憐相的尋易竟然能有這麼凶狠的目光。

這裡居然還牽扯上了千戒宗,蘇婉心中一陣陣的發慌,尋易惹禍的本事真讓她無話可說。有一件事是她萬冇想到的,那就是從冇想過尋易會把她扔在這裡,所以也就冇向他問出陣的法決,可從尋易留下話來看,這小子可是從開始就打算好要把自己獨自留在這裡了,環顧四周,她心中有些怕了,不由飛身而上試圖打開法陣,可終是無功而返。

回到原地,她拿起了第二個玉簡,把其放在眉心後,一段影像出現在腦海中:在木屋的裡間,一個絕美的女子正含笑而瞋,尋易的一聲歎息響起,然後說道,“其實踏上修途不久我就知道自己不是修煉的料了,你出現前的那段日子我已經在後悔了,常常想如果是在凡塵,我或許會安逸許多,這種苦日子壽命越長越是受罪。”

那女子很是溫柔的說道,“像你這樣孤身闖蕩自然不好受了,結丹之後會好很多,至少不用總是提心吊膽了。”然後指了指靈根脈,繼續道,“你可不能打困靈藤的主意,等我修為恢複了,這裡的東西我都可以給你,我知道你不是利令智昏的人,可還是得囑咐你一下,靈根脈不同於靈礦脈,一旦困靈藤受損,靈氣必然外泄,那禍事可就臨頭了。”

尋易留下的記憶隻有這麼短短一段,蘇婉能從尋易的話語中聽出濃濃的厭倦,此時應該是他剛被自己支去隱龍湖不久的事,聽著他那低沉哀傷的語調,蘇婉心裡很不是滋味。花仙的美貌則讓她頗有自慚形穢之感,看花仙的神情是對尋易很親近的,蘇婉不得不佩服尋易的本事,那花仙修為比他高出多少倍且不說,論年紀恐怕比他大幾萬歲都不止,跟這樣的前輩高人他都能混成這麼熟,這本事真不是誰想學就能學會的。

反覆觀看著這段記憶,蘇婉不禁好奇仙妃之前說了什麼令尋易發出這般感慨,也很想知道他們接下來又說了什麼。

呆立許久後,她才收起兩個玉簡回到了木屋,雖然長年的修煉已經讓她習慣了孤寂,可如今被困法陣中,這一刻的孤寂讓她感覺到了窒息,如果尋易能回來,她甘願麵對那份令她難堪的尷尬。-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