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lo小說 > 都市 > 修仙瑣錄 > 第七零一章 令徒也是個實在人

修仙瑣錄 第七零一章 令徒也是個實在人

作者:望月歸舟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5 18:13:09 來源:做客

-

禦嬋找到蘇婉時,蘇婉剛剛打發走來找她商量事務的黃櫻。

一股突然而至的無形威壓令蘇婉不由自主的要跪拜下去,但那股威壓隨即就消失了,接下來她就看到了一個美若天仙的女子出現在了她的麵前。

“你就是他以前的師尊?”禦嬋把尋易的形貌展現給了蘇婉,她的語氣雖很平靜,但麵對這麼個僅有元嬰初期修為的小女修,她即便想友善一點那姿態也會是居高臨下的。

蘇婉還是跪拜了下去,以禦嬋此刻的修為無需動用威壓,僅那莊嚴寶相就足以讓蘇婉意識到這是位具有化羽修為的仙妃了,遇到修為高出她如此之多的前輩,她冇有不行大禮的道理。

“是。”她恭恭敬敬的應了一聲,一時心中滿是忐忑,不知尋易是如何招惹了這位仙妃已至讓她找到了這裡。

“他如今在你這裡嗎?”禦嬋垂眼看著蘇婉問。

“不在,我已經十多年冇見到他了。”蘇婉心中雖有惶恐但答話間神情還算鎮定,這緣於她在這刹那間已經打定了主意,那就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向對方透露有用的訊息,儘管她所知的並不多,但那也不能說,她已經很愧對這個弟子了,既然人家找上頭來了,那她這個作師尊的就該儘一點師尊的責任。

“起來吧。”禦嬋有點心煩的皺起了眉頭,玄方派這巴掌大的一點地方她自然是能在轉瞬間查個透透徹徹的,尋易肯定冇藏在這裡她心中已然是有數的了。

蘇婉依言站了起來,不失分寸的禮讓禦嬋入座。

禦嬋優雅的坐在蒲團上,打量了兩眼侍立著的蘇婉,開口道:“他在你門下時叫什麼名字?”此前去紫霄宮她向知夏詢問了一些情況,覺得瞭解的足夠多了就直奔玄方派而來了,她冇有對知夏說把尋易弄丟的事,這實在不好啟齒,為了儘量不惹知夏猜疑,她冇再去向紹陵和月虹多做詢問,而知夏是不知道自己這個師弟在這邊叫什麼名字的。

蘇婉連尋易的名字都是不想告訴她的,微微躬了躬身不卑不亢的輕聲問道:“敢問此子因何故惹仙妃追尋?”

禦嬋看出了她的心意,鬱悶的哼了一聲道:“我與他是友非敵,你照實回答就是了,否則我早就搜你的魂了,何必跟你廢話。”

蘇婉知道這個道理是不錯的,遂如實答道:“他在此間名尋易,請教仙妃他可是遇到了什麼麻煩?”

禦嬋氣不打一處來的又哼了一聲,粉麵含霜道:“你教出的好弟子有多大本事難道你不知道嗎?他能遇到什麼麻煩?隻有他給彆人惹麻煩!”

蘇婉低下了頭,知道了尋易冇事她就放心了,看到這位仙妃被尋易氣成這般模樣,她真是有點哭笑不得,暗自喊著尋易的名字道:你可讓人省點心吧,你現在惹的禍都是通天的了。雖是在心裡責怪尋易,但那份得意也是不免要滋生出來的,試問天下哪個元嬰初期修士的弟子能有這本事呢?

“敢問仙妃此子又如何頑皮了,竟累您到此找尋?”儘管這位仙妃此刻心情不好,可蘇婉還是想問清楚此中緣故。

禦嬋陰沉著臉沉默了一陣才道:“他跟一個化羽修士跑了,你知道他有可能去哪嗎?”因不知尋易是否向蘇婉提起過花仙的事,所以她用了含糊的說法。

“那化羽修士可是……他的師孃?”蘇婉也是出於同樣的顧慮冇問帶走尋易的是不是鏡水仙妃。

“不是。”禦嬋略顯不耐煩的答。

蘇婉識趣的作答道:“此子在此間修煉時與外界並無往來,是以晚輩也想不出他能去哪。”

禦嬋挑起眉梢問:“你認為他會去南海嗎?”

“晚輩覺得……”蘇婉沉吟著搖搖頭,禦嬋能提到南海令她頗感意外,既然尋易把這麼隱秘的事都跟她說了,那就應該是和這位仙妃關係很近了,可在把對方底細摸清以前她還是得謹慎些,所以這個搖頭更多的意味是說不準,而非表示尋易不會去南海。

禦嬋忽然笑了起來,指了指一邊的蒲團道:“坐吧,我不想那臭小子以後跟我計較,責怪我欺負了你,怎麼說你也曾是他的師尊,不該讓你就這麼站著。”

蘇婉笑了笑道:“晚輩怎敢在仙妃麵前安坐呢?多謝仙妃垂憐,晚輩站著就好了。”

“坐吧。”禦嬋懶洋洋的說,那樣子既有無奈也有自覺可笑,當然這都是對尋易的。

蘇婉還待推辭,話未出口身子已被一股柔和之力送到了蒲團上,謝過了仙妃賜坐,蘇婉隱約猜到對方或許就是尋易曾提到的那位新結識的仙妃,之前她對是否真存在這麼一位仙妃是半信半疑的,畢竟尋易的瞎話太多了,難保不是為了找托詞而隨口無中生有的編出了一位仙妃,現在看來是自己多疑了。

禦嬋當然明白,有牽心幻境在,自己來找蘇婉這事肯定瞞不住尋易,而且就算能讓蘇婉閉口不提,知夏也是會告訴他的,所以自己對蘇婉的態度不能太惡劣。

待蘇婉坐好,禦嬋笑吟吟道:“我這一段日子可托了令徒不少的福,令徒也是個實在人……”

聽她居然說尋易是個實在人,蘇婉不由自主的抬起頭,隻聽禦嬋繼續說道:“施恩圖報,實在的緊,他現在已經差不多是把我當使喚丫頭用了,不但把我支使的團團轉,還處心積慮的騙我。”

蘇婉強忍著纔沒笑出來,神情甚是古怪的說:“此子是太過頑皮了,晚輩那時也曾總是被他氣得哭笑不得,不過他的心地是極良善的,隻因遭遇了太多離奇之事,令他不得不有所隱瞞,迫不得已而做出些看起來詭異可疑之舉,晚輩可以擔保他對您絕無不敬之意。”

禦嬋不無自嘲道:“他對我若有半點敬意就是咄咄怪事了,不敬歸不敬,你教出的這個弟子確實非同尋常,心地良善是一點不錯的,而且極能討人歡心,我與之可算忘年之交了,你不必對我心存什麼顧慮了。”

蘇婉歡喜的拜謝道:“得蒙仙妃青睞是他無上的造化,我與他雖無師徒名分了,但這份大恩同樣是永不敢忘的。”

禦嬋展顏而笑道:“彆拜了,是我欠著他的恩情呢,要不怎麼會給他當使喚丫頭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