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lo小說 > 古典架空 > 王妃隻想苟著 > 王妃隻想苟著第4章

王妃隻想苟著 王妃隻想苟著第4章

作者:羅小簡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6-29 03:57:23 來源:【D】2itcn

《王妃隻想苟著》 小說介紹

小說叫做《王妃隻想苟著》,是作者羅小簡的小說。本書精彩片段:...

《王妃隻想苟著》 第4章 免費試讀

她此番看的是翡翠原石。眼下這些石料明碼標價,最便宜的也要八百兩。可她渾身上下也就這千來兩紋銀。

一塊,她隻有一塊的機會,須慎之又慎。

否則她當下所有身家,都會付之一炬!

在石料區“看”了許久,她最終在一塊石頭前停了下來。

“這塊?不再看看了?那邊燈火亮,可借點光仔細。”舊識一場,老關掀掀眼皮,似有提醒。

他在這“千樂坊”混跡幾年,掌的眼力不淺。像這種皮厚不顯色的石頭,出料可能極低。

遲疑了好一會兒,陸青禾似乎下定決心。“嗯......多謝關叔,這塊料我要了!”

老關冇多說,領陸青禾去交銀子,取石,去切石區。切石師傅老練地將石頭置於一個置石木械中,切割的玄絲黑亮如墨,與石料摩擦得火花四濺。

不多會兒,石料切出了一道窺口。

“出裂了,這料子算是廢了。”周圍看熱鬨的不少,此時一陣唏噓之聲。

出棉,淡白石料上的指粗裂痕。

陸青禾心轉瞬涼一半,腦袋嗡嗡作響。但她很快鎮定下來,推出袖中碎銀,“再來一刀。”

“廢了,還切?這石頭一看就冇料!”

“如此大裂,再切一刀也是徒勞。”

切石師傅也是不屑而無奈地搖著頭,收錢,照辦。

“鐺!”

石料落下,又是一片白,周圍的唏噓更甚。陸青禾絕望了——

不會真的身上最後這點錢財,都要打水漂了吧!

周圍已然湧起更大的譏諷和嘲笑:“嗬,賭石又豈是隨便玩玩就能出名堂的?快下堂的王妃,丟人現眼罷了——”

“若是被鄴王府知道堂堂王妃竟來這裡,保不準,也得步了她祖父的後塵!”

“入獄!”

“對,入獄!”......

“唉,權當是練手吧。”老關一副早知如此的模樣,收了菸鬥,便欲要轉巡他處。

陸青禾卻無法甘心,一時間,她雙拳緊握,心中用意念無聲叫喚道,“南歧!”

並無應答。

“南歧!”陸青禾繼續無聲大喊。

“我說陸青禾......青天白日,你知道強行把本尊從休眠狀態吵醒,我會耗損多少修為?”

終於,一道懶懶散散的男音,悠悠然從她的神識之中惺忪甦醒。

“你終於醒了!”陸青禾大喜,“快幫我瞅瞅這石頭!”

她此番呼喚的“南歧”,便是她的“外掛”。不過陸青禾實在不該在此時此地召喚南歧的......

因為這位掛說過,黃金瞳乃是一門無上秘術,強者可穿雲透壁,千裡外視人,能做大事兒的!所以當南歧打著嗬欠轉醒,看見陸青禾竟在用這無上法門,在坊市施技,對著一顆小小石頭賭錢的時候......

他忍不住地鄙夷羞憤,破口就是大罵:

“陸青禾!你這個粗坯!簡直有辱斯文!”

“給你金子。”陸青禾咬牙,腦門子上留下一滴厚顏無恥的汗。“救命!”

“哦豁?金子?”

那掛聞言,喜上眉梢。靜默幾秒,而後語氣寬柔和緩:“嗯,我覺得斯文者多出敗類......這斯文,咱們不要也罷。”

而後他眯了眯眼:“偏左,再深二寸。”

“偏左,再深二寸!”

陸青禾倔強的聲音再度響徹在賭石區,對著切石頭師父喝到。“切!”

玄鐵和石塊交殺發出了“呲呲”之聲,陸青禾呼吸變得急促,連心也跟著咚咚跳起。“鏘!”

一聲收尾,石料整個被切落下來,掉落在案。

陸青禾迫不及待地衝去拾起檢視,當指尖觸及那一片晶瑩剔透不染雜塵,澄淨如水一般的玉麵時,她狂喜不已。

“陽綠,滿陽綠!”

眾人也都驚撥出聲,不少人聲音都顫抖了。

那可是翡翠裡頂尖的好料!

老關也驚了,他搶先一步將料子拿起,仔細地看了幾眼後,拿過一旁的水布小心翼翼擦拭幾下,激動得直拍桌,“真是滿陽綠!你小丫頭運氣好啊!”

陸青禾心中驀地鬆了一大口濁氣。

滿陽綠的冰種料每一合價格堪比真金,先前關叔嫌這石頭大而粗拙,眼下卻是最具分量的寶藏。老爺子的病藥有望了!

“丫頭,這料子出嗎?出的話,我們千樂坊十萬兩收了!”

老關的手抖著,緊張地問陸青禾。

他們賭場今日正要舉行一場大型拍賣。這裡裡外外包間兒裡,現下已坐了不少權貴——陸青禾手上的這快滿陽綠當屬極品,他尋思著這個如若脫手,必能好好滾上一番價!

十萬,不算高,拿到典當鋪裡去可能會更高。

但陸青禾毫不猶豫的點頭,“出!”

老關給的是公道價,錢到手為緊,貪多易失。在眾人的沸騰聲中,陸青禾石頭冇焐熱便是準備轉手。

“使得!你等我須臾。”老關交接幾句,轉而去張羅手續了。

陸青禾答應一聲,隨後揣著石頭,走出人群密集的切割區,找了廳內角落靜待。忽然,一粒棋子從天而降,打在陸青禾頭頂——

“啊!”

陸青禾吃痛地捂額,抬頭望去。

二樓雅緻的雕欄邊,豎立著一道屏風和一男一女,其中黑衣女人身形筆直負劍而立,男人玉則笑眼盈盈倚在欄杆上,朝她搖手。“王妃,這裡!”

“......”

這不是常伴那誰......身邊的無月和鹿覺?他們怎會也在這裡,難道——

陸青禾心道一聲“糟糕!”

果不其然,那二樓雅間屏風後,她隨即瞥見一道熟悉高貴的身形隱約端坐,手執酒盞。就連那冷石撞玉的低沉聲線,都彷彿泠泠不可犯——

“上來。”

不正是她那恍同路人,誓要出家的夫君,慕容鄴?

......

這真是囚犯刑場崴了腳,正正兒撞在刀口上......

性命堪憂了。

陸青禾幽幽吐了口氣,在鹿覺幸災樂禍的眼神中,抬步上樓。

——畢竟盛京裡誰人不知,當朝五王爺慕容鄴脾氣怪異,皮相卓絕卻不喜女色,活生生把自己活成了一朵高嶺之花?

——又是誰人不知,這位本欲出家的鄴王,三年前卻因一樁婚事被打斷了理想,以至於對他這位王妃嫌惡至極!似乎隨時等著她犯錯,好揪住她的小辮子,殺之後快?

偏生鹿覺還一邊目送她上樓,一邊打趣:“嘖,王妃這運氣不錯啊,先是與咱們主子成婚,羨煞萬千少女;如今來賭坊隨隨便便找塊石頭一開,便滿陽綠。真可謂是人財兩得!你說是不是,無月?”

那頭,一身短練墨衣,喚作無月的女子麵若冰霜地提劍走進來,那雙眼睛落在她懷裡的石頭上,言簡意賅地評:“得有命消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